罗格会突然出现在莉莉丝的卧室里

正文:

站在那乳白的门厅前,罗格不由得感慨万千。老里弗斯早已经得到消息,迎了出来。五年了,老里弗斯头发已经全白了,单片金丝水晶眼镜后面,眼睛也开始浑浊。虽然不得不拄着手杖,老里弗斯身子还是挺得笔直,礼服仍然打理得没有一丝皱纹。老里弗斯身边站着一个全身崭新礼服的高瘦老人,面貌与老里弗斯有些相像,尽管多年未见,罗格仍然一眼认出了这人就是布朗叔叔。罗格激动的上前两步,却被老里弗斯的冰冷表情给冰封在原地。布朗热情的走上来,拉着罗格到了屋里。在里弗斯家的小客厅里,罗格卸下了全身甲,与老布朗一边品着咖啡,一边聊着天。老里弗斯每天晚饭前雷打不动要睡上一觉,此刻早回房睡觉去了。罗格心思不宁,老里弗斯的冷淡让他无所适从。母亲也总是有意无意的躲着自己。一阵急骤的马蹄声停在了大门口,一声大喝传来:“是谁把我弟弟和老子手下伤了!给你布兰克大爷滚出来!”罗格微笑不动,手却抖了一抖,洒出了一些咖啡来,然后捕捉到了布朗眼中的一丝喜色。小客厅的大门被粗野的踢开,一个高大白净、骑士装束的人走了进来,后面还跟着一个身高近两米的大汉。看来这骑士装束的人就是布兰克了。罗格身后侍立着的两个‘龙与美人’骑士则对二人视如不见,不过如果布兰克真的冲上来的话,恐怕立刻喉咙上会多上一支弩箭。罗格瞬间评估了一下布兰克,估计是个五级骑士,虽然自己手下的‘龙与美人’骑士们大多不到五级,但对战中结果可就不一样了。布朗骂道:“布兰克!怎么这么无礼!这是你罗格表弟,都是自家人!”这‘自家人’三字,堵在罗格胸中,久久化散不去。离晚饭还有一些时间,罗格找个借口,结束了让人不快的会谈,骑马去老镇长家了。时近黄昏,一身便装的罗格坐在火炉旁,以一把锈斧一下下的劈着柴,一边和莉莉丝和老镇长随意聊着。自布朗来到里弗斯家族领地后,原有的仆从们死的死,散的散。那个让罗格成为男人的侍女则在布朗父子来了一个月后,在一个月夜吊死在镇外的树林里。罗格和老镇长聊着小时候的一些趣事,时而哈哈大笑一阵。几乎不为人知的,滴答一声轻响,一个小小水花在地板上溅开。不经意间注意到这朵水花的莉莉丝,胸口突然被一团无形的东西牢牢塞住,过了片刻,突然大哭起来。想起当年罗格还在领地里无法无天,四处害人的日子,相比今朝,竟有如天堂。罗格转过头来,脸上还是令人融化的笑,道:“哭什么,我回来了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说着又掏出一块雪白的丝绸手帕,轻轻擦去莉莉丝脸上的泪,但开了闸的河流,一块小小手帕,又如何堵得住?罗伯斯基悄悄的闪身进来,递上了两张纸,又低头闪了出去,表示什么都没看见。两张纸上记录罗格所要的一切信息,小镇人口,估计财富规模,税基大小,税收可能范围,等等。看罢,罗格随手将两张纸扔进了火炉。里弗斯家晚宴上,布朗父子对罗格态度突然客气了很多,想必是见到了那个骨折的倒霉‘骑士’。乔治见罗格则畏畏缩缩,只有布兰克还带着点傲慢。看着满桌丰盛菜肴,虽然也有自己贡献,罗格依然感到浑身不自在。于是提起了这税收之事,老里弗斯却突然暴怒起来,说这些领民狡猾,足足骗了自己二十年,藏匿财产,害得自己多年来丢尽了男爵的面子。罗格尽量解说镇民早已无隔夜之粮,如此下去就要饿死人了,老里弗斯却只是不信,认为罗格年纪轻轻又懂得什么?见老里弗斯无可理喻,罗格又提出养这三十多个护卫有何必要?布兰克插话说附近盗匪猖狂,须得以防万一。这次罗格不再客气,方圆百里之内,除了大城镇就是同盟军营,什么盗匪会不长脑子挑这里下手?布兰克支唔片刻,又说须得防备外国盗匪到此劫掠。罗格气得险些晕了过去,此地距离最近的国境也有三百余里,什么异国盗匪能冲到这里来?眼见罗格驳得布兰克体无完肤,布朗插了进来,打着哈哈说:“我也是里弗斯家族的人,难道会不为自己亲哥哥着想不成?”‘啪’,老里弗斯重重一拍桌子,怒道:“有什么盗匪?这些不识抬举的镇民就是盗匪!要不是有这些护卫在,这房子说不定都被拆了!”罗格的声音也提高了:“没有这些白痴,镇民又干什么来拆我们家的房子!我们家一个护卫也没有的时候,这房子难道就被拆过了?”老里弗斯气得脸色铁青,咆哮道:“这个家是我说得算!这领地、领民是我里弗斯的,我的话就是法律!你想在这里发话,先等我死了再说!”布朗急忙拦住了老里弗斯,道:“亲生父子,何必弄成这样呢?罗格啊,不是叔叔说你,好容易回家一次,就不要气你父亲了。”听了布朗的话,老里弗斯却更是怒意上涌,指着罗格道:“我知道你想气死我!你好来接收这些产业!你给我滚!滚出去!”罗格不曾想到事情竟会这样,只觉自头顶慢慢的凉到了脚底。他转头看向了母亲,发现她正有意无意的看着别处,一脸的冷漠。罗格手扶桌子,慢慢站起,将饭厅众人神态一一看在眼里,转身慢慢走出门去。这几步路无比漫长,直到他走出门去,老里弗斯和自己母亲也不曾唤自己一声。饭厅门‘砰’的一声关上了,一个在厅内侍立的护卫‘骑士’嗤的一声讪笑出声。笑声未落,突然两眼翻白,鼻中标出两道细细血线,倒地不动了。在这一刻,时间好像在饭厅里停止了。这一夜,罗格借宿在老镇长家里,一夜无眠。‘龙与美人’骑士们也被召了回来,让他们改找民家借宿,罗格只不许他们接近里弗斯宅邸五百米,其它一切,“你们看着办!”这一夜,镇里发生了数起斗殴事件,几个‘龙与美人’骑士身上带伤,却有二十个‘护卫’们得卧床一个月。清晨,布兰克骂声几乎传遍了整个小镇。他全身披挂,带着几个手下冲着小镇而来,被罗伯斯基一记弩箭射在马头上,当场射死了他那匹白马。布兰克狼狈万分,又是冷汗直流,罗伯斯基那箭意思很明白,射得马头,自然也射得你的人头。自此护卫们见到‘龙与美人’骑士立刻闪人,骑士们也不为已甚,对着背影比划几记中指,也就算了。每天必有一段时间,罗格要罗伯斯基密议一些东西。虽然不避着莉莉丝,不过少女很伶俐,这个时候都去陪爷爷聊天。其余时间,罗格除了陪爷孙俩聊天,就是在小镇上挨家挨户转转,坐坐,聊会以前的事。晚上,罗格则和衣在老镇长家一楼的客厅里过上一晚。小镇上的人们难得的过了几天清静的日子。这天夜里,莉莉丝辗转难眠,少女心中轻轻悸动,起身披衣下楼,看到客厅中那张躺椅上已经空空无人了。少女莫明的担起心来,匆匆忙忙的套上了外衣,出门的一瞬间,她打了个寒战,但还是毅然踏出门去。莉莉丝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找罗格,为什么要去找罗格,她只是觉得有个声音隐隐约约的在指点着自己的方向。少女在冬夜的小镇里穿行着,四周的阴影里仿佛有无数的怪物在蠢蠢欲动,身后又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在跟着自己,目光炯炯地盯着自己的后背。莉莉丝越来越害怕,终于忍不住奔跑起来,呼出的气息形成了一团团的白雾,在身后慢慢散去了。她感到就在不远的前方,有一处温暖安全的所在,她越跑越快,一不小心被自己的裙摆绊倒,摔在地上。莉莉丝爬了起来,手肘处的衣袖已经擦破了。她顾不得还在流血的手肘,继续向前跑去。转过一个屋角,少女泪水突然流了下来。不远处是一株罗格小时候最喜欢的古树,此时树下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徘徊。那个胖胖的身影即不高大,也不英挺,却是此刻世界上惟一的安全,惟一的温暖。莉莉丝飞奔起来,如扑火的飞蛾,这一刻,罗格就是她惟一的尽头。罗格回过头来,有些惊讶的看着飞奔过来的少女。他的身后,一小团黑雾正被风吹得渐渐散去。寒夜里的飞蛾终于投进了温暖的火焰,就是在那刹那后死去,小小的飞蛾也曾体验了幸福。罗格静静的抱着怀中的少女,看着她努力地钻出了一个舒服的位置,然后大哭起来, 一码中平特资料鼻涕眼泪都往罗格胸前蹭去。罗格‘呵呵’一笑, 香港彩坛一肖中平特轻轻的抚弄着莉莉丝的头发, 香港一肖中平特公式少女抬起头, 白小姐精选三肖期期准晶莹剔透的小脸上还挂着几颗泪珠。清冷的月光下,少女腻如凝脂的肌肤似乎罩在一层若有若无的光晕之中。忽然,一阵柔情涌上罗格的心头,他不由得叹了口气,低头对着少女的双唇吻了下去。莉莉丝全身立刻僵硬了,然后又如水般化去,沉入了令人忘记一切的晕眩之中。少女的吻生涩而清馨,她浑然不知如何应对,只是本能地拼命吸吮着让她沉醉的源泉。这清涩而疯狂的吻也点燃了罗格,让他更加用力地挤压着少女的肉体。莉莉丝喘息着,扭动着,胸前两团硕大的温软挤压摩擦着罗格的胸肌,中间重重的衣物似乎越来越薄了。熊熊的火焰在古树下疯狂的燃烧了起来。罗格轻轻拉开了少女背后的裙带,艰难的抽出了一只手,在她的衣服下跨越了重重阻碍,顺着柔腻的肌肤一路向上,终于攀上了顶峰,勉强握住了少女胸前的一团温润。罗格的手掌划过乳尖的时候,少女突然啊的叫了一声,眼睛由狂乱转为清明,旋即脸上腾起了两团玫瑰色的火焰。莉莉丝双手死死的抓着罗格背后的衣服,头深深的埋进了他的肩窝,身体紧贴着罗格,用自己的胸压住了罗格的手,不让他乱动。微笑在罗格的脸上漾开,他五指微微一紧,又揉了一揉。一声微不可闻的惊呼传了出来,除了抱得更紧一些,少女没有更多的抵抗。罗格邪邪一笑,用另一只手强行挑起少女的下巴,让她看着自己,握住少女要害的那只手突然大力的动作了起来。“啊!”莉莉丝拼命扭动起来,想把头钻到罗格的怀里去,却哪里能够?罗格体会着少女在自己掌中无助的挣扎,注视着她脸上嫣红的玫瑰色,看着她的眼神由清亮复转为迷离,微微一笑,停止了动作,将莉莉丝轻轻抱在怀里。二人静静相拥过了许久,罗格打横将莉莉丝抱起,消失在夜色中。第二天,罗伯斯基和几个‘龙与美人’骑士突然消失不见了,但护卫‘骑士’们大半都在床上躺着,也不敢趁机报复。罗格与莉莉丝亲密了许多,在无人时,两人会突然抱在一起疯狂的吻上一阵。夜里,罗格会突然出现在莉莉丝的卧室里,然后灰狼会静悄悄的来到床尾,闪电般地钻进去,小小白羊还没反应过来时,就已经被牢牢地按在爪下。于是灰狼流着口水开始享受自己的战利品,白羊还在挣扎,不过只是让狼的兴致更高了些而已。二天后,罗伯斯基回来了,还带回了一个老人,正是里弗斯家族原先的老管家。罗格与老人单独密谈了整整一个下午,才面色苍白的从房中走出来,吩咐二个骑士将老人好好安顿一晚,再送回去。罗伯斯基又呈上两张纸,原来是布朗一家人的简要背景。罗格拿了,一个人骑马向镇外而去。夜已经深了,里弗斯夫人看着老里弗斯的鼾声均匀的响起,悄悄的起身披衣。她坐在梳妆台前,看着镜中的自己。这几天来,为了徘徊不去的罗格,里弗斯家鸡犬不宁,自己也挂上了两个重重的眼袋。里弗斯夫人用力张大眼睛,以求将眼角的皱纹舒展开来。一阵阴冷的风吹过,让她打了个寒战。里弗斯夫人不情愿的披紧了衣服,去看看哪扇窗户忘记关了。“这些粗心的下人,真要好好教训才是!”“母亲大人,这可不关下人们的事。”罗格无声无息的坐在了里弗斯夫人身后。里弗斯夫人倒吸口凉气,惊慌的看了一眼床上。“不用担心,他会一直睡着,不会被我们惊醒的。你的儿子好歹也算是个魔法师,不是吗?”罗格微笑着说。“你这么晚来是有什么事吗?罗格,我们家里已经够乱的了,你还是早些回去吧。你父亲脾气和身体都不大好,他并不想看到你!”里弗斯夫人的声音不可抑制的越来越响。“母亲大人,不要这么激动嘛。我这次来,是想问问您,究竟谁是我的父亲。”里弗斯夫人退了两步,跌坐在梳妆凳上。“你......你是怎么知道的?!”“被你们赶走的那个老管家,已经被我找到了。他告诉了我一些事,虽然不多,但也足够让我知道里弗斯男爵并不是我的父亲。我想这应该可以解释我回来之后发生的事情。可是这些并不足够,我想知道事实,资料专区全部的事实!”里弗斯夫人艰难的喘了几口气,才慢慢的述说起来。约在二年前,老里弗斯年纪渐大,身体不适,去了地区最大的教会医院检查身体。未曾想到,竟顺带被查出了终身不育的症状。老里弗斯震惊之余,带着教会医官开具的证明信件,愤而回来兴师问罪。里弗斯夫人不得已,说出了与老里弗斯当年在王都小住时,曾有过几个贵族情人,罗格就是她风流的结果。在贵族间情人是家常便饭的事,里弗斯夫人的那几位情人又都出身自名门望族,不是老里弗斯得罪得起的,又是积年老帐,老里弗斯只能罢了。后来不知为何,里弗斯的弟弟布朗得知了此事,立刻带着两个儿子过来。老里弗斯自此对这个弟弟言听计从,还准备将爵位和封地交由布兰克和乔治继续,毕竟这才是里弗斯家族的血裔。“那我的父亲,究竟是谁?”罗格低沉着声音问道。里弗斯夫人面露尴尬,过了一会才小声的说起往事。原来有罗格的那段日子,里弗斯夫人的生活相当糜烂且疯狂,还参加过一个秘密的淫乱聚会,所以罗格的父亲到底是谁,她也不知晓。“那么......”罗格沉默了一会,才说:“你是我的母亲,为什么也要如此对我?”里弗斯夫人这一次倒是答得又急又快:“我已经是快五十的人了,如果被你父亲......被里弗斯男爵抛弃的话,你要我如何生活?这些年来,你带给我的除了麻烦,还是麻烦!我一直担心他哪天会知道真相,没想到那该下地狱的医官居然把这个也给查出来了。但就算这样,你不回来,一切就平平静静的过去了!布兰克和乔治都有本事,前途也不错。可你一回来,就把大家弄得鸡犬不宁,里弗斯又把一切都怪到了我的头上!天哪!我这是怎么了,为什么魔鬼总是跟在我身后!”罗格微笑着说:“我真的不敢相信,您是我的亲生母亲。这里是些钱,您收好了,将来以备万一。您放心,既然已经清楚了一切,我很快会从里弗斯家族中消失的。再见了,里弗斯男爵夫人。”罗格优雅地向里弗斯夫人行了一礼,放下一个精美的皮制钱袋,一跃出了窗户。里弗斯男爵夫人扑到窗前,张了张口,却没有声音。良久,她回过身来,拿起那个沉重的钱袋,仔细的收藏起来。莉莉丝懒洋洋的在床上翻了个身,又有些心烦意乱的抱紧了枕头,今天是怎么了,早已经过了子夜,可是人狼却始终没有出现。少女索性抱着枕头坐了起来,忽然看到这匹狼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床头!少女的心中,罗格是神秘、亲切且无比强大的,连一向强横的布朗老爷和他的两个儿子们都不敢惹他;每天夜里他来的时候,从来都是无声无息、突然出现的。这并不奇怪,他不是个魔法师吗,而魔法师不是无所不能的吗?可是今夜的他为什么看上去是如此的忧伤?少女的直觉总是最敏锐的,莉莉丝坐了起来,温柔地从背后抱住了罗格。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,罗格身上有太多她不了解的事情,他和她是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。莉莉丝也不想知道,她只想要罗格明白,在他烦心的时候,在他不开心的时候,她愿意做他的港,哪怕天明船就要开走,也无所谓。飞蛾在投入火焰的瞬间,哪还顾得上什么天长地久?“我不是老里弗斯的儿子,我的亲生母亲也不准备收留他的儿子。”罗格的声音在夜色里飘荡着。莉莉丝轻轻用脸庞摩擦着罗格的后颈,她才不管罗格是什么人的儿子呢,如果他不是贵族,也许两个人的身份差异就会小一些。“如果里弗斯男爵夫人知道我已经被封为骑士了,你说她还会不会如此对我呢?”罗格轻轻后仰,靠在了莉莉丝的身上,怅怅地说。莉莉丝并不知道里弗斯夫人是如何对待罗格的,但听得罗格已经被封为了骑士,心下不由得微微一惊。“这次回来,一切都变了,都变了。我是不是不该回来?在母亲的眼里,难道贵族封号就真的比血缘、比她的儿子更重要吗?我是什么,我难道只是一个代号,一个身份?”莉莉丝有些慌了,不知道该如何劝慰他,只有抱紧了些。“罗格哥哥,我不管你是一个高贵的骑士还是一个普通人,莉莉丝心里永远都会只有一个罗格哥哥。以后,不管你是烦了、累了,还是闷了,莉莉丝都会愿意陪着你的。”少女柔柔的说着。罗格猛然转了过来,一把紧紧抓住了少女的双肩,面目扭曲着,低声说道:“我不是个好人,不再有父母,也不再有家。你和我在一起,也不会有没有任何结果的。你可曾想过这些吗?”莉莉丝泪水刷的就流了下来,但马上又擦了去。随后少女又是一脸的温柔浅笑,轻轻的伏在罗格的怀里。‘嗤’的一声,少女胸前一凉,白色睡裙的前襟已经被罗格撕了下来。莉莉丝惊呼一声,本能的用双手护住了傲人的双乳。罗格又抓住睡裙上破开的口子用力一撕,睡裙被他整个地撕成了两片,然后随手扔在了地上。少女晕生双颊,全身赤裸,无助的掩着胸部,蜷曲在床角里。“难道,难道他要来真的吗?”少女咬着下唇,不敢抬头,心下七分惊慌,还有三分娇羞。她正慌张间,罗格已经把她扑在下面,肌肤的亲昵,让她忍不住战抖了一下。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痛瞬间淹没了她。莉莉丝侧着头,死死的咬着枕头,手指则用力撕扯着床单,时不时忍受不住,也会低低的呻吟几下。小楼一夜听春雨。异界。山脚下几只僵尸正在游荡着,徒劳地寻找着食物,想充填一下那永远也不可能被满足的饥渴。突然,如同听到了无形的命令,它们整齐划一的望向了平原的方向。地里一只一只的僵尸也从藏身之处钻了出来,空洞的眼睛也都盯着同一个方向。平原那边,只有无边无际的灰雾。有如实质的灰雾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向两边排开,风月斜提着镰刀从雾中踏出。一排排的僵尸团团围了上来,然而身为低级不死生物,它们对较自己远远高阶的风月本能地充满了畏惧,又如潮水一样的退了下去。仅有几个僵尸领主带领着二十几只僵尸战士拦在前面,然而随着风月一步步的逼近,有几个僵尸战士已经忍不住开始后退了。僵尸领主们慢慢的迎了上来,其中一个不似其它僵尸领主那样的深黑色,而是一身浅褐色,一条条的筋肉盘错着,看起来充斥着一股威严的气息。它迎向了风月,嘴一张一合。风月立定,两个强大的不死生物无声的交流了起来。罗格沉浸在莉莉丝的温柔之中,他狂暴的蹂躏着身下丰腴的肉体,似是要把多日的沉郁都发泄出来。在他体内,一股汹涌的潮水正一波波的冲击着堤坝,偶尔一道巨浪的浪尖甚至会漫过长堤。风月突然无声的嘶喊了起来,背后双翼猛地全部张开,四溢的威势逼得僵尸战士们也不住退后,几个弱一些的甚至开始逃跑了。那为首的僵尸领主看起来有些诧异的样子,然而不容它多想,风月的镰刀已经破空而至,斜斜斫向它的头颈。僵尸领主大都行动迟缓,然而这只却不大一样,它迅速用双臂护住了颈部,噗的一声钝响,风月的镰刀在它无比坚恝的双臂上只留下了一寸来深的痕迹。刀臂相交的一瞬间,一团紫色的电火又爆炸开来,然而电火爆炸之后,僵尸领主竟是全然无恙。僵尸领主一般都有一定的抗魔属性,特别是对各类电魔法抗力较强,只是对火系魔法全无抗力。这只罕见的僵尸领主显然魔抗能力更为出众,甚至达到了对电魔法伤害免疫的程度,风月的镰刀上附加的电系攻击对它毫无效果。然而再强大的僵尸领主也还是僵尸,是无法和风月比拼速度的。风月的骨翼时张时收,有时在地上疾驰,有时在空中翻飞,身影划出一道道诡秘的弧线。风月绕着为首的僵尸领主疾转,甚至有时突然离地飞起,堪堪跃过它的头顶,然后又有如被一只无形的巨掌拉住了一般,疾落在它身后地上,顺手一刀劈下一只躲避不及的僵尸领主的手臂。看风月的运动轨迹,只会觉得说不出的难受。为首的那僵尸领主全然处于挨打地步,虽然它身上最多只被劈出了两寸深的痕印,但身周所有的僵尸领主们都一一被风月砍倒。至于僵尸战士们,早已经逃得精光了,而一般的僵尸更是钻回了自己的藏身地穴,只会埋在泥土中发抖。风月在为首的僵尸领主前现出身形,站住不动。周围所有的僵尸都已经被清理干净了。罗格终于攀上了快乐的顶峰,他如同野兽一样低低的吼叫着,死死的抱着怀中令人疯狂的雪白肉体,努力地进入到莉莉丝的最深处,然后随着一阵一阵的颤抖,他紧绷的身体和神经慢慢的松弛了下来。风月突然疯狂地一刀迎头劈向那僵尸领主,它举臂架住,这一刀用尽了风月的全力,砍飞了僵尸领主手臂上长长一块筋肉,然而风月也立足不定,向前踉跄了几步。僵尸领主抓住机会,立刻一掌迎面拍向了风月。风月却似乎看不见这一掌一样,不闪不避,全力回手抽刀,镰刀的刀尖重重的钩进了僵尸领主的后背,插进去半尺多深。然而这伤害对僵尸领主来说并不算什么,它一掌拍在风月的胸骨上,卡卡声中,风月骨屑纷飞,三根肋骨经不住这等大力,断了。风月突然只以左手握住镰刀刀柄,右手成抓,手骨,不,此刻不能说是手骨了,而是已经覆盖上了一层黑色、闪着金属光泽的物质,如同恶魔的右手一般。她历啸一声,右手如插腐木,深深的插入了僵尸领主的胸膛。僵尸领主想要躲闪,却挂在镰刀刀尖之上动弹不得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风月的右手没入了自己的胸口。风月握住僵尸领主的心脏,还轻轻的抚摸了一下,然后手一紧,砰的一下,将它捏得粉碎。暴风雨终于过去了,虽然莉莉丝年轻而富有活力,此刻也疲累之极,沉沉欲睡。罗格静静的躺在床上,享受着放纵之后的轻松。刚刚激战过的场地上,一地的尸块中,风月独自肃立。过了片刻,风月转身离去,灰雾仿佛也畏惧她的气势,自动的向四处散开。待风月步入了灰雾之中,雾气才重又在她身后合上。罗格从床上坐起来,慢慢的穿起了衣服。莉莉丝翻了个身,面向里,好像睡着了。罗格轻轻抚摸着她头发,在手指上缠绕着,许久,仿佛才下定了决心,披衣站在了地板上。莉莉丝的后背微微的耸动着,罗格看着她后背优美的曲线,淡淡的叹了一口气。少女虽然对他一片痴心,然而在罗格的心里,她只是旅途中的一座驿站而已。“莉莉丝,明天一早我就要离开这里了。你......你也不要再留在这里了,里弗斯家族的领地很快会有动乱的。你带着爷爷......唉。你就带着爷爷到里尔城吧,我给你留了一些钱,路上小心了。”莉莉丝没有回头,轻轻的说:“我好累,想睡一会。你要走的话,求你轻一些,不要吵醒我。”罗格又犹豫了一会,莉莉丝已经忍不住哭了出来:“你走吧,快走吧!为什么非要等我哭出来!走啊!”罗格叹一口气,出门去了。天刚蒙蒙亮的时候,罗格就带着手下众骑士踏上了归途。他纵马驰上了路旁的一个小丘,默默的看着晨雾中的小镇和里弗斯家宅。冬天的早晨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,风夹带着湿淋淋的雾气扑面而来,毫不留情的钻进骑士们的领口里。有的龙与美人骑士已经在低声诅咒这可恶的阴湿天气。罗伯斯基上前一步,问道:“大人,我们就这样走了不成?要不要小人......”说着,他做了一个挥手向下的动作。罗格沉吟片刻,恶狠狠地道:“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。你带几个人留下来,今晚去把布朗的两个儿子给我阉了!手脚一定要干净些!里弗斯血脉?嘿嘿。还有,如果莉莉丝搬离小镇的话,叫两个人一路上保护一下他们,别让些小贼什么的得了手。”布置完毕,罗格就静静凝视着还在沉睡中的小镇,片刻,他掏出一片破碎的白色睡裙破片,上面似乎还留着少女的淡淡体香。他苦笑一下,手指一松,裙片被风吹下了山丘,挂在了一根树枝之上。直到太阳初升,晨雾将散,罗格才拨马疾驰而去,再也没有回头。不久之后,一只洁白的小手从树枝上取下了裙片,路中一辆破旧的马车中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:“莉莉丝,怎么突然停下来了?”“没事,爷爷!呜呜....风好大,眼睛有些痛。等我们到了里尔城,一切就都会好起来了,我们还从来没到过那么大的城市呢......”

  根据俱乐部前助理教练何塞·莫莱斯的说法,姆巴佩可能会重现C罗的皇马生涯,而埃尔林·哈兰德将会是卡里姆·本泽马的替代者。

原标题:哈萨克斯坦水泥进口禁令重创伊水泥业 来源:驻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处

,,曾道人二肖公式
posted @ 20-06-04 09:28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曾道人一码必中特 @2014

Powered by 曾道人一码必中特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